第几章坐着爸爸的巨大写作业 第4948章 ? 杀出一条血路

69书吧 69shuba,最快更新万道剑尊最新章节!

虽仅仅匆匆数面,他们却总能在想象不到的地方相遇,就好像冥冥之中注定,从未离开过一般。

长风吹动她的长发,连带着将黑金色的百褶裙都吹动,如同盛开的黑金色花朵,让她可望而不可即。

在这白骨大地之上,唯有她一抹独色。

枯冷,而又清艳。

她是郑婴。

长发被长风吹散,紧接着她从腰间取出一柄金钗,将散乱的长发盘在了身后。

一双英目却又带着独特的妩媚,仿佛盈满了秋水,定定的看着剑无双。

在这一刻,那种目光连剑无双都不自觉的回避,但不知为何,却回避不了,只能和她对视。

她实在是绝色,却又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危险。

二者对视片刻后,郑婴缓步朝他走来。

剑无双想要后退,却发现移动都有些不自然了。

“说吧,为什么要来到这里?”

她语气十分的不友好,质问着他。

听着这熟悉的语调,剑无双都开始有些疑惑了,“你,你真的是郑婴?不是我的幻觉?”

“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郑婴的语气不容置疑,惊艳的面颊隐隐带着怒意。

剑无双无奈,最终妥协道,“好吧,我来到这里主要是因为我要找到谛清,他被放逐在这里了。”

然后,他将先前发生的一切,大致都说与了郑婴听。

当听完这一切之后,郑婴的剑眉微皱,“愚蠢,仅仅为了他一人,就只身涉险到这里?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就不怕死在这里?”

剑无双随即道,“我有九成的自信能够找到谛清,并和他一同离开这里,但如果真的不凑巧陨落在这里,那我也只能认了。”

“愚蠢,那你可知我就是你现在要面临的劫难?”郑婴看着他冷声道,而后猛然从腰间玉带中抽出一柄锋锐软剑。

剑尖直抵他的喉咙。

剑无双并没有动手,甚至连衍力都没有释放,他能够感受到郑婴并没有杀意,也同样连衍力都没有释放出来。

“你是真的郑婴,还是假的郑婴?”他已经彻底疑惑了,开始陷入怀疑。

郑婴收回手中软剑,冷冷道,“我当然是假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剑无双没有想到她会回答的这么干脆。

收回软剑,郑婴又继续冷冷道,“记着我说的每一个字,在这里,你不要相信任何一个衍仙,只管杀出一条血路,谁告诉你任何道理都不要相信。”

他闻言,略微沉吟片刻后,有些不确定的问道,“那你说的,我应不应该相信?”

郑婴沉默,末了才道,“别让我抽你……”

在说完这最后一句话后,她直接转身离开。

“记着我说的每一句话,这能够支撑你在这里活下去。”

郑婴的身形最终消散在剑无双的眼前,仿佛一切都未曾出现过。

但剑无双知道,她的确来过。

“奇怪,为什么她每次都知道我在什么地方呢?”

剑无双摸着下巴有些疑惑的道。

至此,他已经确定,那的确是郑婴本人,虽然她每次出场都太过匪夷所思了点。

收敛心神,剑无双又在心底思索了一遍郑婴传达的意思之后,便决定出发。

这在血海之下的白骨大地,一直向无尽处延伸,他猜测想要离开这里,只能不断前行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杀出一条血路来。”

剑无双的目光在这一刻变得锋利,整个仙体都如同藏锋待启的真剑。

似乎随着他的心念意转,原本死寂的白骨大地开始震动了起来。

如同沸腾,一具具破碎的仙骨开始复苏了。

“无上的仙人气息……”

一具破败到了极点的仙骨,提剑而起,它似乎被剑无双身上所散发的气息所吸引了。

两团将灭未灭的乌光在眼眶中涌动。

“饿!”

它猛然高举手中残破的真剑,发疯了一般冲了过来。

剑无双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下一刻,他手中凝聚出无形之剑。

面对着前方逐渐汇聚在一起的白骨大军,释放出了最为凌厉的一击。

无双剑道,星河湖海剑意,第一式。

星。

平平无奇的一记直斩落下,像是在湖中丢下了一颗石子。

“轰隆隆!”

无尽大势在这一刻彻底爆裂开来。

百万剑意揭天而起,每一道都是最巅峰的剑意!

伴随着百万剑意涌动,成千上万根芒柱也随之炸裂了。

白骨大地震动,如同摧枯拉朽。

正狂奔中的白骨大军,在这一剑之下,直接碎成了齑粉!

十万白骨,百万剑意!

山海将倾,天道都在这一剑下颤栗!

无数白骨碎成了齑粉,重新归落于大地。

一道身形,踏着无数白骨,身负百万剑意,坚定的前行着。

而与此同时,天陆的巨殿之中,站在血海前的青年男子和边子远,在看到这震撼的一幕之后,眼角都是狠狠跳了一跳。

尤其是剑无双背负百万剑意,轻易绞杀白骨大军,简直是刷新认知的一幕。

半晌,青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,道,“这家伙,究竟是什么来历?怎么可能是衍仙?”

边子远摇了摇头,“对他的一切都知之甚少,恐怕没有衍仙知道他的来历,他很神秘。”

“这场考核对他来说,恐怕将很快就能完成了。”

青年男子摇头道,“完成?恐怕根本不可能完成了,这血海之下,可还是有着一位堪比帝君的存在。”

“你想让他得到那位的传承?”边子远目光有些凝重。

“这并非是我想,他就能获得的,谁也不清楚那位的意思,我现在唯一的期望,就是他能够活着走出来。”

青年男子说道,“或许当他走出来时,就是我们知晓什么时候能够离开这里的时间。”

……

“咔嚓!”

最后一声剑斩之音落下,剑无双面前再无一个可以站立的仙骨了。

这些不知陨落了多少岁月的仙骨,早已脆弱到了极点,根本不成气候。

如果是寻常大衍仙进入此地的话,或许会饮恨于此,但剑无双则不同,这些仙骨甚至对他造不成任何有效的伤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