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几章坐着爸爸的巨大写作业 第4951章 ? 我从通天佛界来

69书吧 69shuba,最快更新万道剑尊最新章节!

大肚佛那神峰般的万丈仙体已经支离破碎,被万道剑意斩击的粉碎。

无尽的神血在白骨路上几乎快要形成了河流,目之所及的一切都充满了凄然。

剑无双借力打力,唤醒了在这白骨路上的所有剑意,才会如此轻松的击溃了有着六转大衍仙实力的大肚佛。

如若不然,恐怕想要将其击溃,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

看着满地的仙尸,剑无双收敛心神便准备离开。

却在这时,他又感受到了一道微弱的气息。

那气息虽然微弱却切实存在,并且极为熟悉。

剑无双心中微惊,直接循目朝那方向看去,只见在无数硕大的仙尸中,有一道凄惨的身形,在不停地挣扎着。

“不可能,他怎么还没有死?”他如是想着,急忙催身回到大肚佛的残骸前。

挥掌轰飞硕大的仙尸残骸,一个浑身浴血,枯瘦至极的身形便映入他的眼中。

“咳咳……我终于解脱了……”

那枯瘦至极的身形趴在被神血浸透的白骨路之上,带有如释重负的声音,从他口中传出。

剑无双眉头微皱,从这身形的身上衣物可以看出,是一件破旧的禅衣,而且他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串硕大的禅珠。

这种打扮,在这大衍寰之中,剑无双曾见过一次。

就是击毁沙魔窟所在天域的那群大和尚们,也是这种装扮。

对于那群大和尚的来历知之甚少,只知道他们来自大司域外,是极为可怕的存在。

进入沙魔窟中的大和尚不少,但唯有空轮给剑无双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。

而眼下这个枯瘦身形,似乎和很久之前的那群大和尚们有着关联。

“难道,他也是来自那所谓的通天佛界?”剑无双暗自思索着,手中凝聚出了无形之剑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枯瘦身形又张口呕出了一大口神血,然后仰面瘫在了地上。

这时剑无双才看清他的面容,清癯干瘦,和苦行僧一般。

四目相对,这已经气若游丝的僧人突然尽全力的爬起,面对着他跪伏了下去。

“多谢……善士赐我于解脱,行歌无以为报……”

剑无双没有回话,丝毫没有放松的紧盯向他,最终缓声道,“你从何处来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轻咳了一声,这自称为行歌的僧人盘腿坐在了白骨路上,双手合十道,“既然善士问之,行歌就道出这其中缘由。”

“我本行歌,从通天佛界而来,是一个苦行僧,游历于万界天域,感受诸般苦难。”

听到这一句话,剑无双的神念有些震动,正如他所设想的那般,这个僧人果然也来自通天佛界。

名为行歌的僧人又继续自顾自道,“而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纯粹是因为那一战。”

“那是毁灭旧时代而建立新天庭的一战,所有生灵都陨落在那一战,而作为旧时代天庭的附属天域,也全都陨落。”

“不仅天域陨落,就连其中的强者都死去了,但强者死去,至强者却并没有被斩杀。”

“那些至强者,都被放逐在了一个有形无质,无形无质的地方,至于那个地方,就是这里。”

行歌说道,伸出枯瘦手掌指了指地面。

“而我游历到了那里,也就是后来那位建议的大司域中,被无意间卷入了那场战争,最终因为种种原因而被放逐在这里。”

剑无双听到这里,又道,“那你为何会变成刚才那幅模样?”

行歌闻言,两行清泪从干瘪的眼眶中涌出,最终他道,“贪欲,我自恃自身摒除六欲,却最终没有逃脱掉贪欲的掌控啊!”

“我被放逐在这之后,心神受创,随后被衍仙所侵占,勾起我心中最终的贪欲,从而身化恶佛,如果不是善士到来此间,最终摧毁我的恶躯,恐怕我将永生永世被困于此了。”

这简短的对话至此便完全告终,剑无双也从行歌的话语中得到了一些秘闻。

这些被放逐在无沿之海中的大衍仙,都是真武阳创建天庭之前,原先各个旧天庭中的至强者。

而这就和剑无双猜想的有些出入,他以为被放逐在这里的都是一些极恶的大衍仙。

行歌双手合十,死寂的双目中蕴含着解脱。

“多谢善士,行歌已经解脱了,不过在临解脱之际,想要赠与善士一物。”

他说着,枯瘦的手掌摸向了脖颈间的那一串戒珠,然后摘下了最中间的那颗拳头大小的戒珠。

刹那间,他脖颈间所有戒珠皆化为虚无,唯有手中的那一颗,散发出玄妙的色泽。

看到这样一颗戒珠,剑无双又想起了一件事。

在沙魔窟的那片血海之下,他曾去看望过空轮,最终空轮也赠与了他一颗本命戒珠。

“善士,行歌已经无以为报,就将这枚戒珠赠予善士吧。”

剑无双并未推脱,略微沉思后,便伸手接过了他手中的戒珠。

戒珠入手温凉,有着独特的质感。

随后,剑无双开口道,“你可知有位叫空轮的苦行僧?”

原本即将陨落的行歌,在听到这个名讳之后,双目陡自睁到了最大,“空,空轮?”

“我的师弟,名讳就是空轮,善士见过他?他过的可好?”

剑无双心中暗叹一声,而后缓声说道,“我们早先见过一面,论座了数日,甚是投缘,他也是一位以双脚丈量大地的苦行僧,只是如今的他恐怕已经圆寂了。”

行歌浑身一震,双目再次留下两行清泪,并没有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。

片刻后,他低声道,“罢了罢了,我也是时候了。”

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枯瘦的仙体直接归于虚无,流淌出星辰,最终悉数散在这白骨路上。

一位六转大衍仙就此陨落。

剑无双默然,看着手中的浑黑戒珠,随手将其扔进了钵阳瓶之中。

行歌的死去并未带给他过多的触动,他现在在想的,是该如何快速离开这白骨路。

这里,并非是他想象的那么寂静,一位六转大衍仙很有可能才仅仅只是开始。

后面,也许才是白骨路最神秘的存在。